浙西南革命精神標語 關注未成年 關注未成年人 關注未成年人 浙西南革命根據地紀念館廣場
當前位置:首頁 > 浙西南革命故事 > 詳細內容浙西南革命故事返回

粟裕驅霧促和談

發布時間:2015-09-28 瀏覽量:4177次 字休大?。?/small>T | T

秋露盡染嶺上楓,

紅葉如旗舞蒼穹。

喜看山里“小上?!?,

男女老幼樂融融。

你道這“小上?!?是什么地方?是浙西南崇山峻嶺中一個叫門陣的小村子。如今,在村頭上建起了一座“遂昌門陣國共合作抗日和平談判紀念碑(亭)”,供后人觀瞻。這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原來,這小小的門陣村,曾經是中國工農紅軍挺進師師長粟裕同志率部開辟的遂(昌)宣(平)湯(溪)游擊根據地的中心。國民黨一心要斷絕紅軍的給養,把紅軍困死在大山里。粟師長針鋒相對,制定了發展山區經濟的政策,支持鼓勵山民把竹木和山貨向山外銷運,歡迎商人進山做買賣,來去自由。就這樣,小小的門陣村,很快變成了生意興隆的小商品集散地,街上擺滿了茶葉、筍干、獸皮、布匹、南貨、日用品,還引來了一些雜耍、演唱藝人。熙熙攘攘,日日有市,稱作“小上?!?。

可是,19379月的一天,在這日見興旺的村街中,忽然掛出了一塊木牌,那木牌高高掛在一家金華人王老板開的布店門前,木牌上貼有一紙告示:從今日起,本店所有布匹六折出售。當下,一些山民擠在布店門前,驚詫不已,近旁有家專賣魚鲞海貨的吳老板,從人叢中鉆進布店,拖住王老板探問底細。這一問不要緊,倒把這位吳老板給嚇住了。原來是王老板從金華進貨時聽到傳說,共產黨向蔣介石投降了,紅軍被國民黨收編了!

吳老板回到自己的店里,也馬上掛出了“本店寧虧血本,所有海貨大削價”的告示。

這沒腳的消息,一傳十,十傳百,很快傳遍了門陣,傳遍了根據地,弄得人心惶惶。

百余人的紅軍隊伍駐扎在離門陣村兩三里路外的白 石玄 崗。這地方群峰守望,竹木蔥籠,清泉流淌,十分幽靜。在一處向陽的坡地上,有一塊約一畝大的山坪,那正是紅軍的演兵場。粟裕就住在演兵場南端的那座寮棚里。

這天上午,紅軍指戰員正在演練。偵察員丁德勝急匆匆從山下跑來,向粟裕報告,說是門陣、銀坑的老鄉都在傳說“共產黨向蔣介石投降了”“紅軍被

國民黨收編了”。

粟裕拍拍他的肩膀,要他慢慢地講,等小丁講完了,笑嘻嘻地說:“你看我們會向蔣介石投降嗎?”

丁德勝:“絕對不會?!?

粟裕:“那么紅軍會被國民黨收編嗎?”

丁德勝:“永遠不會?!?

粟裕:“對”

丁德勝急了:“首長,說這些話的人很多呢,莫非存心造謠破壞?”

粟裕沉思了一會說:“這個情況非常重要。很可能是時局有變化?!?span>

小丁剛走,又有中共遂()()()工委書記賴德標同志氣呼呼地趕了來,講的也是謠言四起的事,他認為應該抓幾個散布謠言的人教訓教訓。

粟裕批評他:“你呀,老脾氣,遇事欠冷靜。氣候有了變化,刮點風,下點雨,是常事,重要的是我們要盡快想辦法摸清情況?,F在地方黨組織首先要做好群眾工作,穩定人心,讓大家堅信我們共產黨和紅軍愛國愛民的宗旨是不會改變的,決不會向蔣介石投降,也不會被收編的?!?

送走賴德標,粟裕立即召開干部會議。會上,他向干部們說出了自己的想法:“七七”盧溝橋事變至今已有兩個多月,中國工農紅軍主力北上,也已勝利到達抗日前線,南方八省紅軍游擊根據地的紅旗屹立不倒,國民黨蔣介石迫于日本侵略軍大舉進攻的形勢,迫于全國人民抗日運動高漲的壓力,有可能接受我黨停止內戰,共同抗日的呼吁。會不會是國共兩黨第二次合作呢?

身在深山老林,消息閉塞,與中共閩浙邊臨時省委失去聯系已有7個多月,這只是一種分析。

粟裕決定,立即派人下山查探。派誰呢?他轉向劉亨云:“派你帶一個小分隊,化妝成國民黨的官兵,設法與國民黨縣政府取得聯系,問清目前形勢,是否實行第二次國共合作了?”

“請首長放心,堅決完成任務?!?

“你帶一個小分隊,化裝成國民黨的官兵,設法與國民黨縣政府取得聯系,問清目前形勢,是否實行第二次國共合作了?”

“請首長放心,堅決完成任務?!?

10余名紅軍戰士換上國民黨軍隊士兵的服裝,由劉亨云上尉帶領,當日下午來到龍游縣南鄉著名的溪口鎮,大模大樣,直奔鎮公所,找到鎮長,鎮長笑臉相迎:“請問長官,到此有何公干?”

劉享云打著官腔:“這一帶的共產黨、紅軍活動猖獗。敝人奉命在湯溪、遂昌交界的山區‘剿共’。今天奉上司命令,有重要事情讓我趕來溪口,要借用你的電話和周縣長直接聯系?!?

鎮長豈敢怠慢,當即恭恭敬敬地說:“好的,我這就把電話接通?!?

接電話的國民黨龍游縣縣長周俊甫,聽鎮長說明情由后,回過話來:“有什么事,叫他跟我說?!?

劉亨云接過話筒,報了個部隊番號,又隨口給自己編了個假造的姓名,半是怨恨半是委屈地說:“老百姓傳得沸沸揚揚,都說共產黨和紅軍要向國民黨投降了,責問我們為什么還要動刀動槍,在大山里‘剿共’?!?

周俊甫趕緊說明:“不是這樣的,現在是國共合作抗日,全國總動員,地無分東西南北,人無分男女老少,全面抗戰,這是蔣委員長下的命令,紅軍改編為國民革命軍第八路軍,聽蔣委員長的指揮,要開到前線去抗日了?!?

說著,對方忽然有了疑問:“這樣的大事,你們的長官沒說?”

劉亨云裝作沒聽見,來了個答非所問:“好,好!明白了,謝謝?!比缓蟆芭尽钡匾宦晹R下了話筒。

這時,鎮公所的人已經給劉亨云及小分隊泡了茶。鎮長頻頻招呼:“王連長,請用茶!”

劉亨云雖然無心喝茶,但為了不露破綻,就端起杯子慢慢地品味,一會兒,他那目光落到了一角的桌子上,那里堆放著許多報紙,他緩緩地走了過去,“啊呀,我們好多天沒看報紙了!”

“要看報紙,請隨便?!辨傞L很是殷勤。

“謝謝,公務在身,沒有時間在這里看了,要么我帶點回去看看,好不好?” “好,好,隨便拿?!?

劉亨云深知粟裕同志很愛看報,已經好久看不到報紙了,就是把這里的報紙統統背了去,他也不會嫌多的??墒?,不能呀!他挑挑揀揀,有本省的,有上海的,也有國民黨中央的報紙,好大一摞。鎮長叫人拿了一條繩子,幫著捆好。劉亨云很是感激,連連道謝。

劉亨云帶著小分隊離開了溪口。連夜趕回門陣白石玄崗紅軍駐地。

粟裕聽完匯報,夸獎他任務完成的很好,然后聚精會神地翻閱一張張報紙,毫無睡意。

次日,粟裕召開干部會議,講明實行第二次國共合作的大局大勢;下令各

游擊基點的紅軍集中到門陣,進行國共合作抗日的教育;指示中共遂()()()工委宣傳合作抗日,安定民心;停止打土豪,團結一切愛國抗日人士……這一切,都是粟裕當機立斷地作出的。幾天之內,門陣、銀坑一帶村落的墻壁上,出現了眾多“全國人民團結一心,抗戰到底!”“萬眾一心,打敗日本狗強盜!”的大幅標語。

9月中旬,粟裕派人將由中國人民抗日紅軍閩浙軍區司令員粟裕、政委劉英署名的《國共合作抗日建議書》,送到國民黨遂昌縣政府和縣黨部。

9月18日,國民黨遂昌縣縣長林樹藝和縣黨部常務委員周彥代表國民黨遂昌縣當局,給粟裕等復函:“敬請即刻選派全權代表攜帶原信為證,到金岸與本府所派代表接洽一切”云云。而實際上是“剿撫兼施”的陰謀,“電請閩浙贛皖四省邊區主任公署派隊協剿”,企圖借此機會消滅紅軍挺進師主力。粟裕及時識破了對方的詭計,明確提出:“若有誠意,請派全權代表到門陣談判?!?

10月12日,國民黨遂昌縣當局指派軍事科長朱鎮山等前往門陣。14日,朱鎮山等人進入紅軍駐地。他見紅軍戰士態度和藹,門陣一派祥和景象,百姓安居樂業,市面興旺,不由得暗暗佩服共產黨、紅軍,竟能把這貧瘠山區治理得如此清平。

當日上午,粟裕(當時化名蘇群)、謝文清、劉清揚、劉亨云與朱鎮山等進行了會談。

朱鎮山表述了自己受國民黨縣黨部和縣政府委派前來商談的意向,希望紅軍立即開進遂昌縣城,聽從當地政府安排,一切給養均由政府解決。

粟裕嚴正地向對方指出:“我們今天相聚門陣,是為了共同抗日,挽救國家于危亡,為中華民族爭生存。我們共產黨、紅軍既往不咎,愿意同國民黨地方當局進行國共合作抗日和平談判。但是必須明白,合作決不是投降,改編也決不是招撫、收編。國共雙方應當是平等的。這是談判最根本的前提和原則?!敝戽偵綗o言以對。

下午,粟裕指派謝文清、劉清揚和劉亨云為代表,與朱鎮山等3人在門陣張家堂屋舉行正式談判。粟裕坐在隔壁的后房里。

我方代表在談判桌上提出了四條:

一、我軍保持獨立;

二、雙方立即停止一切敵對行為(我方已停止打土豪);

三、我軍為迅速開赴抗日前線,近日將去平陽集中整訓,沿途國民黨方面不得留難;

四、國民黨政府要為我軍補充彈藥、給養。

朱鎮山感到紅軍代表所提四條,通情達理,表示愿意立即回縣稟報,盡快答復。

會后,雙方代表共進晚餐。晚上,紅軍在門陣白沙廟舉行軍民聯歡晚會,紅軍和根據地群眾演出宣傳抗日的文藝節目助興,氣氛熱烈。

第二天(1015),朱鎮山向送行的謝文清說:“謝謝你們的真誠和厚待??上У氖菦]有見到粟裕將軍?!敝x文清仰臉大笑:“昨天上午,你剛來時,第一個和你握手表示歡迎的蘇群,那就是我們的粟裕師長呀!”朱鎮山恍然大悟,他想起了自己與粟裕握手的情景,想起了第一次會談時粟裕擲地有聲的言談,想起了昨晚同坐在一條板凳上看文藝演出……簡直不敢相信,粟裕將軍竟是如此年輕,如此平易近人,如此深明大義,如此富有雄才大略。說:“請轉告我對他的敬意?!?span>

朱鎮山回到遂昌縣政府,立即向縣長林樹藝報告了談判情況。林樹藝先是慰勉有加,而當問到談判結果和門陣見聞時,大為不滿,斥責朱鎮山有辱使命,被“赤化”了。

朱鎮山不以為然,據理力爭:“依我看,共產黨、紅軍對合作抗日是真誠的?!闭f著,從公文包里取出談判記錄。

林樹藝接過去仔細地看了又看?!鞍?!看來紅軍中有能人,不好對付?!?

朱鎮山如實相告:“是的,我自感遠遠不如。尤其不如的是,他們抗日報國心切,合作抗日是誠心誠意的?!?

“這個問題,事關大局。省府近日也有指示,鑒于目前形勢所迫,看來也只好同意對方提出的條件了?!?

“林縣長所說極是。我們應當順應時勢。有道是識時務者為俊杰嘛!”

“這么說,粟裕他們比我們更識時務羅!啊,哈哈哈!”

朱鎮山也跟著笑了。林樹藝又問:“你見到粟裕了嗎?”

“見到了,原來我以為他是個身材高大,很兇猛的人。出乎意料,他平易近人,很有儒將的風度。難怪羅卓英、劉建緒不是他的對手?!?

“可不是!粟裕以一支數百人的紅軍游擊隊,對付了羅卓英的63個團,劉建緒的6個師。這次和談,又被粟裕掌握了主動權,我們被動了。他粟裕對大局大勢了如指掌!”

不久,國民黨遂昌縣政府復函紅軍,答應了紅軍提出的全部條件,宣告門陣國共合作抗日和平談判達成協議。這時,中共閩浙邊臨時省委已同國民黨浙江省當局達成協議。至此,紅軍挺進師在浙江的三年游擊戰爭結束。

1937年1018日,粟裕率領部隊告別了門陣父老鄉親,數日后到達平陽山門街,和省委書記劉英等勝利會合。不久,紅軍挺進師改編為“國民革命軍浙閩邊抗日游擊總隊”,司令員粟裕,政委劉英。19383月,粟裕率主力赴皖南編入新四軍,北上抗日。

編輯: 浙西南革命根據地紀念館

日韩国产成人精品视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