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西南革命精神標語 關注未成年 關注未成年人 關注未成年人 浙西南革命根據地紀念館廣場
當前位置:首頁 > 浙西南革命故事 > 詳細內容浙西南革命故事返回

“興華廣貨號”的故事

發布時間:2015-09-28 瀏覽量:4569次 字休大?。?/small>T | T

1939年3月開業的興華廣貨號座落在麗水城四牌樓。它表面上是一家百貨店,實際上是中共浙江省委在麗水的一個重要交通聯絡站。

“興華廣貨號”的老板是中共浙江省委書記劉英,他化名王志遠,住在廈河村。店內有3個伙計,都是黨內的同志,王德珊化名阿三,是店里的掌柜,老顧(張偉群)是帳房先生,另外還有一個10多歲的小郭(鄭加順)是學徒。他們在這里工作特別小心謹慎,有勇有謀。

有一天傍晚,天陰沉沉的,氣溫陡然下降了好幾度,還刮起了大風,眼見這天生意清淡,小郭看起了《水滸傳》。

“伙計,毛巾有沒有賣?”一個中年人走進店堂高聲問道,小郭抬頭一看,這人身穿灰布長衫,戴著一副眼鏡,年齡30歲左右。

“有的?!毙」泵墓衽_里拿出毛巾?!跋壬?span>,你看看這幾條,顏色、質地都不錯,價錢也很公道。

中年人伸手接過毛巾,兩眼卻不住地往四周看,這時天色已晚,路上行人越發稀少。他俯下身子,一邊看毛巾,一邊漫不經心地問:“王先生近來身體好嗎?”

小郭聽得心頭猛地一震,這可是省委和東南局聯絡的暗號啊!為了安全起見,小郭還是很平靜地回答:“托福,我們老板身體還好?!?span>

“前次,我們陳老板和王先生商量辦的一批貨,最近需要運來嗎?”中年人又說。

聽他這么一說,小郭放心了,果然是黨內的戰友。好的,這事等我們老板來的時候,再商量一下。

趁小郭整理毛巾之機,中年人拿出一封卷得很小的文件,快速塞入小郭的手心,低聲說:“我住在麗陽門旅館,6點鐘,我在旅館等回信。說完,就走了。

小郭匆匆地將信件送到省委,并按照省委指示完成了聯絡工作。

地下交通聯絡工作就是這么小心謹慎地進行著,但有時也會碰到一些麻煩。

有一天下午5點多鐘,小郭、阿三外出聯絡工作,因為店里沒有人,平日在室內工作的老顧只好在門口轉轉,照顧一下。不巧,碰到一個原先認識的人――可能是國民黨特務。為了不引起此人的懷疑,老顧不慌不忙地裝作路過買東西的樣子,見店里沒人就走了。老顧沉著機智地擺脫了那人的跟蹤,立即向劉英同志作了匯報。劉英同志聽完匯報后,指示老顧立即轉移,阿三也暫時離開,留下小郭堅持工作。

他們3人回到店里就開始整理文件,為了安全起見,必須在晚上把所有的文件都搬走。

“小郭?!卑⑷幻嬲砦募?span>,一面說。我們走了,你一個人要特別小心,要提高警惕啊。

“我知道,對敵人一定不能麻痹大意。

“我們今天分別了,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見面,不論怎樣,小郭,我們都要為革命堅持工作,為窮苦的大眾謀幸福?!崩项欁哌^來,緊緊地握著小郭的手說。

小郭心頭一熱,淚水涌滿了眼眶,他堅定地點點頭。

老顧和阿三走了,偌大的房子靜悄悄的,窗外一片漆黑。小郭覺得寂寞極了,但一想起老顧、阿三臨走時的話,他就感到任務的光榮和責任的重大。他暗下決心:“如果敵人來搜捕,我一定要堅守崗位,即使犧牲自己的生命也要保衛省委機關,保衛劉英同志的安全。

天色漸漸泛白,這漫長的一夜終于過去了,可更嚴峻的考驗還在后面呢。小郭起床匆匆洗了一把臉,像往常一樣開始營業。

7點鐘,沒有什么動靜。

8點鐘,也沒有什么異常情況。

9點鐘光景,店里進來一個人。小郭機警地打量來人,見他身上穿著一套全新藍色制服,一張三角臉,狡詐的眼睛不停地東張西望,瞧模樣不是好人,也可能是老顧同志昨日門口遇到過的那個人?小郭心中暗暗地想。

于是他不慌不忙地問:“先生,你想買點什么?”

“我想看看襪子?!蹦侨嘶卮?。

小郭笑咪咪地拿出好多種襪子,“你看看,這些貨色喜不喜歡?”

那人接過襪子,裝作若無其事地問:“你們老板貴姓?”

“老板姓王,你找他有什么事?”

那人干咳了兩聲,狡黠地問:“你們店里有沒有個姓顧的?

“沒有,我姓郭。小郭仍沉著地回答。

“那昨天下午你們店里有人在嗎?”狐貍尾巴終于露出來了,小郭心里暗暗一笑。

“唉,先生你就別提了,昨天下午我上街買東西,原是托了鄰居照顧生意,結果人家管也不管,還好貨沒丟,要不然,老板要扣我工錢了。小郭按照事先想好的話答道。

那人不說話了,只是心不在焉地隨手翻著襪子。良久,小郭見這人一聲不響,又問:“先生,這襪子怎么樣?”

那人抬起頭,又鬼頭鬼腦地向店堂里面看了幾眼,話也不答,放下襪子悻悻地走了。望著那人遠去的背影,小郭開心地笑了。

編輯: 浙西南革命根據地紀念館

日韩国产成人精品视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