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西南革命精神標語 關注未成年 關注未成年人 關注未成年人 浙西南革命根據地紀念館廣場
當前位置:首頁 > 浙西南革命故事 > 詳細內容浙西南革命故事返回

赤血染黃花

發布時間:2017-05-04 瀏覽量:3837次 字休大?。?/small>T | T

 

1928104日下午,3個反動軍警將蔡鴻猷從廣州警察局拘留所特別法庭押出門外,上了鐵甲囚車,朝南門外監獄疾馳而去。刺耳的囚車警報聲飄蕩在蕭瑟秋風之中,街旁樹葉無聲無息地往下飄落,給佇立路旁的市民又添了一份憂傷。

哐當一聲,牢門打開了。進去!”軍警兇狠地將蔡鴻猷一把推進牢獄。哐當又一聲,門又關上了。難友們急切地迎了上去,攙扶被打得遍體鱗傷的蔡鴻猷,扶他靠著墻根坐下。

蔡鴻猷,縉云縣大源鎮小章村人,19248月從上海大學考入廣州黃埔軍校第二期。這時他已是一名中共黨員。他中等身材,臉龐瘦削,一雙明亮的眼睛,透射出坦蕩之光。為人樸實無華,學識淵博,深沉有膽略,辦事干練,深受組織器重和同志信任。他曾任廣州革命政府財政部稅警團上校黨代表。稅警團是當時共產黨在廣州掌握的主要革命武裝之一。19274月蔣介石叛變革命,蔡鴻猷不幸被捕入獄。敵人將他關了一年多,軟硬兼施、威逼利誘,妄圖拉攏他投靠國民黨,但蔡鴻猷堅貞不屈、矢志不渝,敵人的陰謀一直沒有得逞。

鴻猷表兄,你吃得消嗎?他們怎么一點王法也不講,竟然在法庭上把你打成這個樣子?!問話的是蔡鴻猷的表弟李培蔭。他不是共產黨員,而是國民黨左派人士,因思想進步,也被國民黨反動派抓了進來。他眼睛里飽含淚水,氣憤地說。

不要流淚。反動派是沒有道理可講的?,F在幾點鐘了?蔡鴻猷問。

已經4點鐘了。李培蔭回答說。

哦,4點了。蔡鴻猷臉上露出了堅毅而深沉的表情。他對難友們說:再過20多個小時,我就要告別人世了!”難友們不禁黯然淚下。他們都明白,再過20多個小時,反動派就要殺害蔡鴻猷了。

不要悲傷。讓我們在一起高高興興地過完這最后的時光吧!”他反倒勸起難友來了。他毫無傷感,竟在獄中從容談笑吟詩。

第二天上午,蔡鴻猷叫來獄中看守:拿紙筆來!我要寫幾句話。看守以為蔡鴻猷要回心轉意了,趕忙遞進紙筆。

蔡鴻猷坐在地上提筆要寫下最后的話語。此時,他心潮翻滾,思緒萬千。他想起了遙遠故鄉的親人。他給父母親寫下了最后一封信:我最親愛的雙親:缺候許久了,真慚愧。你們現在好嗎?我趁此片刻晨光,寫了幾句給你們留著做紀念。請你們不要想念我。不要想到我而悲哀。這是我最后希望于我最親愛的雙親的。字里行間,表達了他對父母親深深的敬愛,也表達了他在生死關頭平靜的心態。

蔡鴻猷接著又寫了兩首詩。第一首是七律違別雙親七八年,斷梗浮萍苦飄零。天涯寄跡音書絕,患難偏增骨肉情。珠海悲歌聲慘切,白云嗚咽雁不鳴,昔日青山今何在,望斷秋風五羊城。詩的前半首追憶離別親人后的顛沛流離生活,表達他對親人刻骨銘心的懷念之情。后半首表達了詩人對廣州革命力量和大好革命形勢被蔣介石反動派摧殘破壞的滿腔悲憤之情。

接著,他又寫了一首五絕赤血染黃花,磷光照萬家。兩度中秋月,半生志未償。蔡鴻猷在詩中說的是:自己被捕在獄中度過兩個中秋節,現在要臨刑了,然而壯志未酬,自己即將以鮮血染紅正在開放的黃花(此時正是菊花盛開時節),但愿死后以自己身上發出的微弱磷光照亮黑暗籠罩下的萬家百姓。字里行間表達了一個共產黨員矢志獻身人民解放事業的偉大胸懷。

寫了信和詩,蔡鴻猷站立起來,挺起胸膛,當著眾難友的面,高聲吟誦。那鏗鏘有力的聲調,那飽含激情的詩句,令難友們為之動容。蔡鴻猷吟完詩,將筆猛擲地上,斷然地說:讓它們作為我的絕筆吧!

說完,蔡鴻猷將李培蔭叫到一旁,悄悄地對他說:你如果有機會出獄,托你將這信和詩帶出去,交給我家里。說完,將信和詩卷成小紙筒,塞進李培蔭懷中。

下午4時,獄警果然來傳喚。蔡鴻猷拖著腳鐐,捧著手銬,走到門邊,轉身面對著難友,從容地說:我走了,以后大家如果有機會出獄,請給我父母帶個口信,叫他們不要太思念我。說罷,昂首挺胸步出獄門,英勇就義于廣州南石頭懲戒場。

(摘自《麗水革命斗爭故事選》) 
編輯: 浙西南革命根據地紀念館

日韩国产成人精品视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